除了可生物降解填充剂,亦有多种不可生物降解的填充剂。 包括硅、聚丙烯酰胺(polyacrylamide)和聚丙烯酰胺(polyalkylimide)。 不可生物降解填充剂亦可称为「永久填充剂」,因为其效果是永久的。

 

液态硅是其中一种最古老的填充剂,是一种无色的油性液体。 它曾经是非常受医生欢迎的填充剂,但会出现很多副作用,有些更是非常严重的,渐渐地便很少医生使用了。 它的副作用有些甚为恐怖:产生大范围的发炎反应,导致溃烂。 要移除的话,可以说是一个恶梦。 因为需要大范围割走注射范围的皮肤组织,更要做重建手术修复。

 

聚丙烯酰胺或简称PAAG是一种永久性的填充剂。 曾经被用作隆胸和注射面部,但这种物质有致癌风险(现在还没确定是否有致癌风险吗?事的话就保留质疑,且在质疑前加上人字),亦出现移位、变形、结节、持续肿胀等。 曾有香港女士在内地注射后,引致乳房发炎含脓,需要把一边乳房切除﹔亦有病人在不合法的美容院注射后,由于注射位置出错,使凝胶沿着淋巴腺或血管游走至胸腔或身体其他地方引发系统性疾病。


聚脘基胺水凝胶 (Polyalkylimide),简称PAIG,其最大的特点就是当注射入体内后会形成一层薄薄的隔水膜阻绝身体组织与其接触,进而形成一区块一区块的小室,为PAIG所填满。 聚脘基胺水凝胶主要用作口唇、前额及面颊等面部整容的填充物。 PAIG在植入身体后,有机会出现肿胀、变硬及皮肤损伤等后遗症。 有研究发现,25名出现后遗症的病人,大部份也有溃烂发炎的问题,经过长达近两年的跟进,仍有10名病人受后遗症折磨。 这种物料现在已被淘汰。

 

除了可生物降解和不可生物降解的填充剂,更有一些结合这两种物质的产品,如:ArteFilll 和Dermalive。 这些产品的目的是在永久填充剂出现纤维性外物反应(foreign body reaction)前,靠可生物降解填充剂的短暂效果顶替,但长远出现的副作用和永久填充剂一样。

 

不可生物降解填充剂有一定的吸引力,因病人不需要定期到医生处注射,亦可避免填充剂逐步流失引起的面貌改变。 可是,永久性填充剂有一定风险。 首先,所有年龄的人都可以接受注射,当年青的人注射后,数十年之后有没有未知的风险呢? 没有人知道三十年,甚至四十年后可能出现的副作用。 其次,皮肤会随着时间和外在环境因素出现老化和变化,今天的效果良好,他日填充剂还留在体内,可能变得不堪入目。 最后,永久性填充剂是一种外来物质,留在身体内会刺激免疫细胞攻击它,发生慢性发炎反应,形成蟹足肿(keloid)。 因为永久性填充剂并没有如透明质酸般的溶解剂,要处理是非常困难的。

 

看过以上可生物降解和不可生物降解填充剂的介绍后,相信读者会明白为何透明质酸会较为流行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