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年完结前,总会检讨一下过去一年发生的事,为未来作更好的准备。 在医学美容界,过去一年又有什么值得回顾呢?

 

相信大家翻开杂志,总会看到两个名字:水光枪和HIFU。 只看名字,其实并不知道是什么。


水光枪是一种针剂药物输送系统,仪器最先由韩国引入,将透明质酸和其他物质送到皮肤底层。 从前补湿针是将透明质酸逐针逐针地注射在皮肤底层,而水光枪可以调教深度和输出量,令注射更为均匀和快捷。 注射「配方」除了透明质酸,很多公司亦会加上肉毒杆菌素、维他命C、抗氧化剂等一同注射。 她们声称这可以令毛孔收细、美白和提升! 这些声称的效果,是否有医学实证支持就不得而知,但经过铺天盖地式的广告宣传,根本没有人会质疑当中的成效和可能出现的副作用。


另外一个几乎所有女士都听过的名字便是HIFU。 虽然很多人都会觉得耳熟能详,但其实并不知道其原理、效果等。 HIFU的全名是High Intensity Focused Ultrasound,即高能聚焦超声波。 简单来说,就是将超声波能量穿透皮层,然后集中在一点,作出破坏和重整的治疗。 其能量非常强和集中,能有效提升和增生胶原蛋白。 和水光枪一样,经过传媒和美容公司的大力推广后,成为炙手可热的医学美容治疗。 其价钱、治疗次数、机种、治疗手法等层出不穷,甚至极具创意。 大量不同产地的HIFU仪器进入香港市场,良莠不齐;坊间很多美容中心都提供HIFU疗程,但其操作员未必有适当的培训。 因此,近期越来越多HIFU治疗后的并发症,有些还颇为严重。


水光枪和HIFU的技术本身并没有甚么问题,但监管和销售手法絶对有改善空间。 根据卫生署的指引,穿透表皮层的治疗就是医疗程序,需要监管。 因为普遍的消费者并不清楚治疗的风险,商家亦往往将效用夸大,甚至无中生有,所以监管是必需的。


回顾2015年,医学美容虽然没有新技术的出现,但水光枪和HIFU的热烈程度,似乎由市场的无形之手推动着,但政府的监管却远远落后。 医学美容并不是美容的进阶版,而是医学领域之一。 监管,少不了!

*由2016年开始,我会不定期上载旧文章作温故知新。 希望大家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