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年完結前,總會檢討一下過去一年發生的事,為未來作更好的準備。在醫學美容界,過去一年又有什麼值得回顧呢?

 

相信大家翻開雜誌,總會看到兩個名字:水光槍和HIFU。只看名字,其實並不知道是什麼。


水光槍是一種針劑藥物輸送系統,儀器最先由韓國引入,將透明質酸和其他物質送到皮膚底層。從前補濕針是將透明質酸逐針逐針地注射在皮膚底層,而水光槍可以調教深度和輸出量,令注射更為均勻和快捷。注射「配方」除了透明質酸,很多公司亦會加上肉毒桿菌素、維他命C、抗氧化劑等一同注射。她們聲稱這可以令毛孔收細、美白和提升!這些聲稱的效果,是否有醫學實証支持就不得而知,但經過鋪天蓋地式的廣告宣傳,根本沒有人會質疑當中的成效和可能出現的副作用。


另外一個幾乎所有女士都聽過的名字便是HIFU。雖然很多人都會覺得耳熟能詳,但其實並不知道其原理、效果等。HIFU的全名是High Intensity Focused Ultrasound,即高能聚焦超聲波。簡單來說,就是將超聲波能量穿透皮層,然後集中在一點,作出破壞和重整的治療。其能量非常強和集中,能有效提升和增生膠原蛋白。和水光槍一樣,經過傳媒和美容公司的大力推廣後,成為炙手可熱的醫學美容治療。其價錢、治療次數、機種、治療手法等層出不窮,甚至極具創意。大量不同產地的HIFU儀器進入香港市場,良莠不齊;坊間很多美容中心都提供HIFU療程,但其操作員未必有適當的培訓。因此,近期越來越多HIFU治療後的併發症,有些還頗為嚴重。


水光槍和HIFU的技術本身並沒有甚麼問題,但監管和銷售手法絶對有改善空間。根據衛生署的指引,穿透表皮層的治療就是醫療程序,需要監管。因為普遍的消費者並不清楚治療的風險,商家亦往往將效用誇大,甚至無中生有,所以監管是必需的。


回顧2015年,醫學美容雖然沒有新技術的出現,但水光槍和HIFU的熱烈程度,似乎由市場的無形之手推動着,但政府的監管卻遠遠落後。醫學美容並不是美容的進階版,而是醫學領域之一。監管,少不了!

*由2016年開始,我會不定期上載舊文章作温故知新。希望大家支持。